快捷搜索:

孙正义愿景基金在玩“烫手山芋” 谁会成为最倒

5月13日消息,据外媒报道,直到上周的投资者述说即将停止时,软银集团首席履行官孙正义(Masayoshi Son)才向旗下愿景基金(Vision Fund)的察看人士提到了一个令人利诱的问题:“首次公开募股(IPO)?有传言称愿景基金将进行IPO,但我现在不能颁发任何评论。”

这是继孙正义回绝回答有关沙特主权财富基金投资和记者贾迈勒·哈绍吉(JamalKhashoggi)遇害一事之后,他继续第二次给出闪烁其词的回答。

孙正义证明的一件事便是计划设立第二只愿景基金,其持资规模将与首只基金(1000亿美元)相称,但此次软银将100%自己启动这只基金,然后约请投资者加入。孙正义称:“全天下有很多人对此感兴趣。”

孙正义没有否认上周《华尔街日报》的报道,这注解他觉得设立第二只愿景基金是一种明智的要领,可为投资者供给又一条为他注入更多现金的道路。

自从两年前首只愿景基金面世以来,软银已被始创企业视为新的退出渠道。网约车巨子Uber的案例展示了早期和中期投资者是若何在IPO之前经由过程出售给愿景基金而得到巨额利润的。创业公司可以直接向愿景基金出售股份,而不是遵照筹资后再进行IPO的困难筹资路线。

在IPO和愿景基金之间进行选择时,创业者最紧张的是要记着风险本钱投资中的一条简单规则:衡量成功的标准不是建立一家盈利的公司(只管这很好),而是找到一个比你付出更多的人来购买你的股份。

这是一场价格高昂的“烫手山芋”游戏,将不停持续到始创企业退出才会停止。在IPO的环境下,终极买家可能是养老基金、合营基金或每月投入资金的买卖营业所买卖营业基金(ETF)。

对付掌管1000亿美元资金、介入一系列备受注视、基础上无利可图的“独角兽”投资的经理人来说,退出道路并不晴明。软银愿景基金对Uber投资获取的巨额回报仅仅是账面利润。

撇开长达6个月的禁售期不谈,将Uber 16.3%的股份转换为现金也并非易事,由于愿景基金持有的股份太多,不太轻易卖出去,而Uber短缺盈利能力,不太可能在短期内为该基金带来现金流。

然而,经由过程将愿景基金上市可以实现上述目的。该基金本身可能不会上市。相反,软银集团可能会选择出售其持有股份的控股或治理公司的股份。这并不完全是一种退出,但它将办事于更大年夜的目的:将巨额非流动性资产转化为现金,以便了偿孙正义在建立起宏大年夜投资帝国历程中积累的债务。

不过,正如孙正义自己指出的那样,该公司在公开市场上的买卖营业价格比其持有的股权代价低约55%。仅对阿里巴巴一家公司的投资,就已经跨越软银的整个市值。软银债务累计是部分缘故原由是减价,但投资者热心受到抑制的主要缘故原由是,环抱这些资产的流动性不够和普遍存在不确定性。

这样的折扣可能适用于愿景基金的上市面势。按代价谋略,该公司持有的大年夜部分股份不太可能很快实现盈利,由于这些“独角兽”的规模使其IPO退出险些是独一的可能。然而,就像投资Uber并持有其大年夜量股份那样,使得愿景基金很可贵到跨越季度市值的利润(即账面收益)。

不过,对软银来说,这可能都不是重点。现金流只是游戏的名称,假如孙正义能够赓续为投资者找到新的渠道来给他投钱,那么这些现金就会继承流动。只要他始终维持将手中的“烫手山芋”处于通报状态,他自己就不会被灼伤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